• 莫让方言成为消失的历史(2019-04-20 14:08:40)
  • (作者:汪国胜 原载:《光明日报》2019年4月20日第8版)

    语言是国家的重要资源,方言是地方文化的丰富宝藏。保护语言资源,无论对中国文化的保护与传承,还是对语言生活的丰富、语言研究的推进,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。

    如今,方言变化速度加快,弱势方言趋于濒危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随着普通话的推广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人际交往频繁,语言生活活跃,城镇化进程加快,都给方言带来了深刻影响。尤其是县域及乡镇的弱势方言,变化尤为显著,有的面临消亡的境地。比如湖北大冶的金湖方言,“父亲、母亲、祖父、祖母、外祖父、外祖母”,原先叫“父、、阿爹、阿母、家公、家婆”,现在叫“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”,这一变化无疑是在向普通话靠拢。大冶方言的变化只是汉语方言变化的一个缩影。方言不像地下矿藏,可以定格固化,永久保存;如不及时抢救,科学保护,将会成为永远消失的历史,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。

    方言保护要特别关注县域方言,尤其是乡镇方言。在南方方言区,特别是在方言复杂的地区,“十里不同音”很常见。湖北东南部是赣语区,县域内乡镇与城关、乡镇与乡镇之间,方言都有区别,有的差异显著。对于方言的保护,过去往往比较重视的是上海、广州、厦门、武汉等大城市的强势方言。其实,县域、乡镇方言更能反映方言与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。目前,县域、乡镇方言有的处于两种境况:一是受普通话和强势方言的影响,变化速度在加快;二是新生代可以听懂方言,但有的小孩不说或根本不会说方言。县域、乡镇方言这种迅变、衰微的趋势,使它们面临着更大的消亡危险,因此更需要加大保护力度。

    方言保护要在科学性上下功夫。一方面,要通过科学手段,全面准确规范地记录方言事实,保存方言面貌,并做到有效开发利用。就目前实施的“语保工程”而言,可谓成效显著,但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。这既跟现实条件、调查方案及技术要求有关,也跟有些点调查人员的专业素养有关。现在设计的调查方案(《中国语言资源调查手册·汉语方言》)仅调查了1000个单字、1200条词语、50条例句,这只是一种概略性的调查,只能反映方言的基本面貌,并不能全面深刻反映方言事实。有的调查人员因为专业素养有限,调查培训不足,在方言记录和描写上难免出现一些误差。另一方面,要切实有效地维护和优化语言生态,营造方言使用的良好环境和社会氛围。换句话说,要着力保护方言赖以生存的环境,激发方言活力。这种环境或氛围,就是全社会尊重方言,爱护方言,容许在非特定场合自由地使用方言。相对于方言的记录和保存,这方面的工作显得更加困难,更为艰巨。

    方言传承是对方言的最好保护。方言不光需要保护,还需要传承,传承就是最好的保护。方言的传承,既要有国家语言政策的强力支持,也要有具体可行的规划和措施。除了方言的使用、方言的学习与教育,大众传媒也是传承方言的有效方式和重要阵地。比如湖北电视台的《都市茶座》、湖北经视的《咵天》,这些方言节目深受观众喜爱,客观上为武汉方言的传承发挥了积极作用。我们在推广和学好普通话的同时,也要在方言区鼓励学好和用好方言,普通话和方言共存并用,和谐发展,才能形成丰富多彩的语言生活。

    方言保护不光是学界的事情,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责任,既要学界热,更要社会热。学界可以做好方言的记录保存,而方言的长期生存和健康发展,则需要社会力量的支持和推动。要大力做好社会宣传,让地方政府和社会大众充分认识到方言保护的重要性和紧迫感,主动参与,群策群力,积极支持方言保护,充分激发方言活力。只有全社会重视和参与方言保护,方言的保护才能切实得到保障,才能真正见到成效。

    (作者:汪国胜,系华中师范大学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教授)

  • 上一条:【转】汪国胜:一种方言的消亡意味着一种文化的丧失 下一条:本中心举行一流学科建设推进会

   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