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得师法 创新说(2017-01-19 15:21:41)
  • 作者:黄忠廉 《光明日报》( 2017年01月18日 16版)

    2003年,本文作者黄忠廉(左二)与邢福义先生(右二)在一起。

    20年来,我一直努力读透《汉语语法学》。当年深读,心得就多达200余条,后来更催生出自己的博士论文、若干个国家和教育部项目,以及自己的博士生、硕士生的选题。

    总体来说,读《汉语语法学》心得有三:内容宏大精深,学用不尽;理论建构艺术,沿用不尽;表述浅近精巧,化用不尽。

    1998年,我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,提出“变译理论”,就是“偷学”了《汉语语法学》的精髓。2000年,更是构建了简明的《变译理论》体系:“变译理论立说”“变译基本理论”和“变译主客体论”三编,受到国内外关注。

    2004年,我创建《科学翻译学》“基本策略”“翻译简史”“基本理论”“应用理论”的学科框架。2009年,又推出《翻译方法论》,构建“翻译求似律”“全译方法论”“变译方法论”和“研究方法论”体系。

    我将《汉语语法学》的核心理论“小句中枢说”植入全译理论研究,将《科学翻译学》某小节之下的一小点扩成博士论文《小句中枢全译说》。这在汉语界属于演绎研究,拓展了小句中枢说的疆域;在翻译界属于本体研究,深化了全译理论的研究。

    近年来,我深迷其中,每遇困惑总会翻阅《汉语语法学》,每次翻阅都会找到新的灵感。2009年,我推出的《译文观止》有不少感悟均得益于此。

  • 上一条:跨越一甲子的赓续——语言资源保护三人谈 下一条:邢福义:语言之思

    关闭